失联

我真是太浅薄了。

晚安吻落在黎明之前

•通篇私设,我流理解,最后两天了拼一把产粮玄学。

•ooc ooc ooc

•无明示亲情爱情师生情,但个人认为有明显萨格倾向,预个警

  

 

一直以来都是格雷穆怀着祝福去亲吻伊萨克的额头。

最开始的时候,伊萨克困囿于火焰难以入眠,格雷穆便在他身边颂读圣典,将宽恕安抚的吻落在少年的额头;后来伊萨克学会了睡前祷告,格雷穆便恢复了自己原有的节奏,天微亮便出门,几乎是一刻不停地执行任务,只是在深夜归来的时候,会看到用保温饭盒装好的宵夜。

仿佛是什么等价交换,格雷穆关心的吻换来了伊萨克关心的宵夜。

格雷穆执行机器一般的作息总会让人下意识地感叹,但比破晓时便踏上工作路途的格雷穆更早的,是执意要为格雷穆做早餐的伊萨克,如果不是专门为格雷穆善后的队伍极力彰显自己的用处,恐怕伊萨克还会起得更早去准备便当。

而格雷穆则会在出发前拨开伊萨克的额发,落下一个早安吻。

接下来是一场有着好心情的晨祷。

格雷穆曾因为少年的好意而不知所措,按照常理,该是长辈给孩子做饭,但在半年前首次进入厨房并收获了不好的结果,赛斯便表情夸张地求他离厨房远点儿,所以他只好去继续自己那笨拙而细心的关怀。

电子设备,当下流行的衣物,地区的纪念品……格雷穆在询问了自己的后勤队后,得到了五花八门的答案,也就尽力去买,像是终于想起来了神官的补贴并不只有捐赠这一种用法——自从收养伊萨克后,他将工资分给了伊萨克一部分,作为零花钱。

伊萨克有很多咖啡豆,买来的,信徒赠送的,拜托神官们外出带回来的……很多很多,分类安放在不同的罐子里,每次打开都有醇厚而令人沉静的味道飘出来。并不是喜欢咖啡,他只是喜欢看格雷穆尝到手磨咖啡时舒展开的眉梢,那是微笑的始端,像一个惹人怜爱的花苞。

格雷穆并不是“石像兵”,他在面对美好的东西时同样会流露情感,这个发现让伊萨克很高兴,他并不是对拯救者感恩佩德敬若神明的,他更想去接近与拥抱。

从此格雷穆很少喝到速溶咖啡了,虽然这个生活白痴一直没有意识到就是了。

或许赛斯神官说得对,伊萨克在闲暇时胡思乱想,我的确有点儿像“小狗”。

或许是印随行为的缘故,伊萨克对格雷穆怀着强烈的依赖与执着,天气允许就一定会穿那件米黄色的旧衣,不允许的话就用衣架挂在房间里最显眼的地方,在格雷穆不在的时候,用那件衣服催眠自己说格雷穆仍在。格雷穆总能填满心里无可名状的空缺,让他感到安心与自由。

但如果,如果,格雷穆可以多留下就好了。

伊萨克很多次这么想,因为他很多次每天只在未亮的天色里看到格雷穆,或许还不足二十分钟,更亲密的接触,怕是只有端走餐盘时手指的触碰,与临行前的早安吻。

但比起自己的任性,他还是更愿意让格雷穆去做格雷穆想去做的事。伊萨克总是不想去为难格雷穆,但同时他也想更多的占有格雷穆。

有些矛盾,有些缺憾,但足够真实。

谁能想到正派严肃的神官是个生活白痴呢,不过伊萨克很喜欢这一点,他对于照顾格雷穆的生活细节这件事很满意,或许是想报恩,或许是想接近,或许是什么别的原因,但伊萨克无疑已经让格雷穆的生活里充满自己。

如果还能延续以前的晚安吻就好了,睡前伊萨克总是会这么想,神官有些凉的唇远比静谧的月光更让他安心。

不过最好换一换,由我来给格雷穆晚安吻,毕竟格雷穆已经给了我每天的早安吻。伊萨克很公正地想到,但他知道这不太可能,因为格雷穆的眼里工作总是第一位的,他对这一点是有着一点点微不足道(?)的埋怨的,但他更不想去拖累格雷穆,所以只是默默地早起做早餐。

伊萨克怎么也不会想到,睡前的妄想,会在一个出乎意料的场合实现吧?

在最后的黎明之前,或许是少年,或许是怪物,在审判降临的时刻,似乎给了长眠的男人第一个晚安吻。

据说立flag有用,四十五抽一个格雷穆碎都没见的人急病乱投医。

算了算还能再有二十五抽左右,氪金底线是两百,在本次活动结束前,如果我能够抽到格雷穆,三十万字起步,并当天填完有关七都的三个预计字数共2w+的坑。

不过不出也好……就可以安心退坑了,本来就是因为格雷穆才突然回了坑的,从此安心学习也好。

有什么穿越游戏世界的方法吗?在线等,十万火急!【冷静!】
这封信杀伤力太强大了,刷完日常后还是恍恍惚惚的……
对我来说这已经是非常完美的告白了,如果把【朋友】两个字再深化一些就更好了!!
就像【预想的未来都有你】那样,【如果换一个可能依然是你】我觉得也是很细水长流的感情了,是对一个人常驻在另一个人生命中的默许,是难言的温柔与肯定。
【世无双】里家丁说没人会爱他,怎么会呢,我明明这么爱他啊。
华山的急雪是浓重的灰色,暗香的月色是空灵得几乎透明的墨蓝,江南的桃花便是流水的颜色,中原的群山是巍巍藏青。
什么该知道,什么不该知道,他自有断绝吧,我其实不想这位少侠好奇心这么旺盛去对秘密感兴趣,好好看着原随云就好了,好好陪着原随云就好了,他一定自有断绝的。
xjb猜测成真,那个让原随云等了五年的人或许不存在,算算时间,五年前差不多也是原随云想去江湖折腾的时间吧,说不定只是单纯想去试探无争山庄的情报网有多强,毕竟原东园好像不乐意原随云干扰江湖的样子。
秘密是【原随云是蝙蝠公子】无疑了,那就代表江湖上并不知道这件事,万圣阁也不知道那种,否则张良不会以此为要挟吧。
乱奶一口【两个友人】除了少侠,另一个是方思明,虽然知道不太可能,但排除了楚留香之后,官方新剧情又有蝙蝠公子救走方思明,还有两人从某些方面同病相怜,成就里【胜天半子】里有再加上兰花的三人,假设兰花是南无生,剧情得知南无生和原随云不熟,搞不好别真是方思明【。】
朱文圭后期也是魔怔了啊,当初给方思明起名字觉得还挺认真的,【君子有九思: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……】,是不是当初打算收养上九个啊……
不管了,守着原随云等后续吧,反正看人气我觉得死不了,人不死就有未来。
所以说我个话唠果然没救了。